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全屬性武道 txt-第1708章 王騰的老師!深淵之下存在現世!時間長河!(求訂閱求月票!)熱推

全屬性武道
小說推薦全屬性武道全属性武道
虚空芥子大阵终于崩塌了!
在那布满暗紫色纹路却又如玉般的大手之下,一寸寸的崩塌,消失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微微张开了嘴巴,望着那消失的璀璨大阵,仿佛亲眼见证了副职业联盟总部的落幕,心情复杂无比,陷入沉默之中。
“唉!”
一声叹息在王腾心底响起。
副职业联盟总部啊!
当初他听闻这般势力存在时, 心中也是充满了向往与憧憬的。
身为一名副职业者,没有人不将其当做圣地一般。
甚至王腾还想过,自己只要在副职业联盟总部的交流会中崛起,便能成为副职业联盟总部的核心成员,受到庇护。
谁曾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副职业联盟总部今日居然要走向毁灭, 当真世事弄人。
随着虚空芥子大阵破灭,这片空间终于也是支撑不住, 开始坍塌,显露出了外界的虚空。
那是……宇宙虚空!
三条虚空乱流带交汇,垂落而下,不知落向何处。
在三条虚空乱流带的交汇处,原本该有一座岛屿宛如巨大的陆地般悬浮在那里。
可如今,这座岛屿覆灭了,只剩下破碎的石块与废墟而已。
在那废墟中间,一座古塔被一头巨龟驼负着,镇压在一道恐怖的深渊之上。
但那座深渊亦是在坍塌。
深渊之下,有巨大的手掌探出, 笼罩了这一片虚空。
这一切,完全就是灾难!
“空间碎裂了, 我们应该可以逃了吧?”一名界主级强者此刻声音都在颤抖,忍不住低声询问。
他不敢动!
在那等恐怖存在面前, 动一下可能就是死!
“走?”
一位不朽级存在面色阴沉, 开口道:“这里面的空间全都被禁锢了, 不打破这种禁锢, 谁也别想离去。”
“没看到那位赤妖尊者都没有丝毫动作吗?连他都无法带走王腾,何况是我们。”
另一位不朽级存在也是开口,面色极为凝重。
“难道真的走不掉吗?”许多人面色绝望,在那只大手之下,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
“未必毫无希望。”天炎尊者的声音突然在众人耳中响起,他的目光正落在下方的古塔之上。
众人微微一愣,随即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古塔,心中顿时一动,想到了之前丹尘元佬的话语。
王腾目光凝重无比,脑海中疯狂转动,寻找着破局的方法。
不知道如果动用【无尽风暴】,再配合他现在的空间之力与时间之力,能不能打开一道口子?
一个刹那!
只要一个刹那,应该就足够了。
但这需要罗福特的配合,他一个人恐怕无法完成。
“罗福特……”王腾开口,正想把自己的计划告之对方。
“等!”罗福特却打断了王腾的话语,声音传入王腾的耳中:“等待时机出现。”
“什么时机?”王腾愣了一下,诧异的问道。
罗福特没有说话, 目光却紧紧盯着面前的那道空间裂缝。
那是方才由他眉心处的空间印记所劈出的空间裂缝,只是如今被深渊之下的存在封锁,他们无法通过罢了。
轰!
就在此时,下方的古塔突然爆发出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弥漫整片虚空。
整座古塔都在震动,绽放出光芒,更有强大的气息席卷而出。
众人心头微微一震,目光全都聚集了过去。
只见古塔外围的八道光环竟然在快速收缩,朝着古塔聚拢而去。
“这是……”许多人不明所以。
“你们快看,古塔顶部在发光?”有人突然惊呼道。
这一幕立刻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八道光环聚拢而来,归于古塔内部之后,竟是在古塔的顶端绽放出了璀璨的光芒,耀眼无比。
就像一颗明珠,在无尽岁月中蒙上了灰尘,如今却被拭去了尘埃,被点亮,被激发,要绽放出它最灿烂的光华。
嗡!
天地震动,虚空不断颤鸣。
这般声势,竟是丝毫不下于那深渊之下存在探出的大手。
“哦?”
一声诧异的低语传来。
“能将这座塔发挥到如此地步,你们也不算一无是处了。”
“哼!”
一道冷哼从古塔内传出,随后化作一声爆喝,回荡在虚空之中。
“镇渊塔……镇!”
这声音浩大到了极致,传遍整個虚空,让所有人心神震动。
轰!
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息从古塔之上扩散而出。
弑血魔尊,血夜魔尊等黑暗种面色大变,仿佛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镇压之力从它们头顶落下,令它们口中不由喷出鲜血,身躯凝滞在原地,一动都无法动弹。
那尊魔神亦是面色凝重,身躯出现了迟滞,仿佛被镇压。
轰!
镇魂钟轰击而来,将魔神撞的倒飞出去,口中不断咳血。
另一边,那尊黑暗巨人立于黑暗祭坛之上,有着黑暗祭坛阻挡,受到的压力最小,不过却也受到了一丝丝的影响,那庞大的身躯变得迟钝了不少。
轰!轰!轰……
一件件神级兵器轰击了过来,将它砸的浑身爆出血雾,一只手,一条腿都被砸断了,身躯要站立不稳,轰然倒了下去。
而在这股强大的压力之下,那暗紫色血雾的凝聚速度也变得十分缓慢,竟然没能第一时间恢复过来。
几件神级兵器不断追击,表面神纹闪动,散发出神力,将那尊黑暗巨人彻底砸碎,磨灭其中的血雾。
吼!
怒吼声从暗紫色血雾内传出,回荡虚空。
众人第一次听到那黑暗巨人发出如此愤怒,且无奈的怒吼声,心中竟有种大快人心之感。
哗啦啦!
囚天锁在震动,上面绽放无尽的光芒,一道道符文蠕动之下,令那断裂的锁链快速恢复。
接下来,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轰!
那座古塔竟是冲天而起,在虚空中不断放大,转眼就超过了那只布满暗紫色纹路的如玉大手。
无边的压力倾斜而下,所有的黑暗种都被镇压,动弹不得。
一条条连接在古塔之上的锁链蔓延虚空,疯狂舞动,不停的传出哗啦之声。
“我的龟龟,这是把那些老家伙逼急了啊!”
巨龟仰头望着虚空中放大的古塔,不由咋舌不已,一双贱兮兮的眼睛瞪得溜圆。
“镇渊塔!”王腾目光一闪:“原来这座古塔叫做镇渊塔,是专门用来镇压那座深渊的吗?”
“哼!”
突然,一声冷哼从深渊之下传出,似乎感觉到那古塔上传来的恐怖镇封之力,声音中也是罕见的出现了一丝凝重。
轰隆!
那只如玉般布满暗紫色纹路的大手猛然托起,抵住了那座古塔的底部。
轰!
古塔震动,竟是被撑在了半空中,再也无法落下。
“镇!”
古塔内再次传出爆喝之声,一道又一道,形成了回音,在虚空中回荡。
嗡嗡嗡……
刹那间,古塔发光,镇封之力爆发,囚天锁哗啦作响,朝着那只大手捆缚而去。
“螳臂当车!”
一声低语传来,手掌之上传出擎天之力,仿佛能够托起整片虚空,硬生生挡住了那座古塔。
然而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
“镇渊塔!破界!”
随着爆喝声响彻。
古塔顶端,那灿烂到极致的光芒突然爆发,朝着虚空中爆射而出。
轰!
虚空被破开,空间裂缝浮现,古塔顶端爆射而出的光芒形成了一条璀璨的光路,一直延伸到虚空之中,看不见尽头。
“走!快走!”
“所有人进入通道,离开此地!”
一声声爆喝瞬间从丹尘元佬口中传出,进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令人浑身一震。
“空间通道出现!”
“可以离开了!”
“快走!”
众人面露大喜之色,瞬间反应了过来,一个个暴冲而出,向着那条在空间之中蔓延的光路疾驰而去。
“原来你们的目的是这个。”
深渊之下传来的声音骤然变得极为冰冷。
“想走,有那么容易吗?”
轰隆!
话音落下,下方的深渊再次传来了可怕的轰鸣声,本就已经崩塌了大半的深渊更是陷入一片混乱,无尽乱流倒卷,仿佛时间和空间都混乱了。
随后另一只大手竟然从下方伸了出来,同样巨大无比,遮天蔽日。
仅仅是伸出两只大手,那深渊便已经支撑不住,各种力量浮现,混乱不堪,那恐怖的景象让人心惊。
强大无比的禁锢之力再次出现,凝滞这一片虚空,让人族众人无法进入那条光路通道。
所有人面色难看,疯狂调动体内的原力,想要冲开这股禁锢之力。
可惜双方差距太大,根本破不开。
轰!
这时,方才由罗福特眉心处的空间印记所斩出的那道空间裂缝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轰鸣声。
罗福特神色一动,拳头不由的攥紧。
下一刻,一团紫红色火焰席卷而出,弥漫整片虚空,让此地化作一片滔天火海。
轰!
炙热的高温席卷四面八方,似乎要将一切都焚烧殆尽。
另一股力量介入战场!!!
“火焰?!”
“这是谁的力量?”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面色震撼,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紫焱大人!”罗福特眼中精光一闪,凝重无比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惊喜之色。
“紫焱真神?!”
王腾心头微微一震,难道这就是罗福特在等的时机?
他早就知道紫焱真神会出手?
可这怎么可能?
紫焱真神距离此地应该有着极远的距离,就算是真神级,也未必能够插手此地之事。
而且就算插手,估计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这种待遇,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这是真神级的力量!”天炎尊者等人目光闪烁,立刻就察觉到了什么。
“真神级!难道人族的支援到了?”众人惊喜不已。
“不,只有一尊真神级的气息。”青木尊者摇头叹息道:“而且并非真身降临!”
许多人失望,内心深深的叹息。
一尊真神级,似乎根本无法改变什么。
而且就算是真神级,若不是真身降临,在这种情况下,作用亦是微乎其微,无法改变战局。
“一个人族的真神级!”
深渊之下的声音越发冰冷与漠然,似乎感觉受到了挑衅一般。
它的另一只手彻底探出,狠狠压向了这弥漫虚空的紫红色火焰。
嘭!
大手压下,虚空发出爆鸣之声,不断有裂缝浮现,而那紫红色火海也是剧烈的波动翻滚了起来。
轰!
紫红色火焰疯狂倒卷,凝聚,化作一道庞大的拳印,卷起滔天烈焰,朝着那只大手轰击了过去,爆发出剧烈的轰鸣之声。
“碎!”
一声冷喝从深渊之下传出,那只大手丝毫不躲,视烈焰为无物,探入火焰中,径直抓向了那只散发着恐怖温度的火焰拳印。
落下之时,那只大手在无限放大,其大小一下子超过了火焰拳印,可怕至极。
轰隆隆!
二者碰撞,大手将那火焰拳印狠狠捏在了手心,爆发出恐怖的力量。
嘭!
只是一瞬间,那道拳印便轰然爆碎,化作漫天的火焰席卷四周。
“怎么可能?”罗福特眼睛瞪大,有些难以置信,终于保持不住紧绷的表情。
显然他没有想到紫焱真神出手的情况下,竟然还是挡不住那只大手。
他们只需要一瞬间的时间,可哪怕是一瞬间,都无法争取到。
这太令人绝望了!
王腾的面色也是变得极为难看,完全没料到竟然会是这般结果。
连紫焱真神出手,都挡不住对方!
他之前打算动用【无尽风暴】的计划,显然也行不通了。
这种差距,不是用一些特殊手段就能弥补的。
“一尊人族的真神级,就算亲自降临,也不过是我一掌的事,何况连真身都无法降临此地。”
“你们的挣扎终究都是徒劳!”
深渊之下的存在发出平淡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之中。
轰隆!
那只大手覆盖了虚空,将这一片区域彻底禁锢,没有人可以逃走。
“啊……”
一些人族武者口中发出不甘的怒吼,明明通道就在眼前,他们却无法离开,内心何等的憋屈与无奈。
他们太绝望了。
一位真神级存在出手,可惜依然挡不住那深渊之下的存在,根本毫无希望。
轰隆!
大手向着虚空拍下,熄灭了所有的火焰。
“不好!”罗福特面色剧变,连忙带着王腾向后方暴退。
轰!
下一刻,大手之上,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了下来,那道由罗福特眉心处的空间印记斩出的裂缝顿时扭曲了起来,随后在王腾和罗福特的眼前缓缓消失。
“噗!”
一口鲜血从罗福特口中喷出,虽然他及时带着王腾避开了那股强大的压力,但还是受到了余波的冲击。
而哪怕只是一点余波,也是令他受了重伤。
“罗福特,你没事吧?”王腾面色凝重,不禁担忧的问道。
“没事。”罗福特摆了摆手,口中咳血,捂着胸口苦涩的说道:“只是我没想到,连这最后的手段都失去了作用,看来我们当真是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王腾内心一沉,感觉十分无力。
任他天赋再如何强大,都无法改变这一切,因为天赋终究不是实力。
此时此刻,那深渊之下的存在不过伸出了两只手,便彻底掌控了局面。
它一只手撑起了镇渊塔!一只手压制了这片空间!
十分恐怖!
连副职业联盟总部的那些真神级存在都很无力。
“该结束了!”
充满漠然与冷冽的低语声从深渊之下传出,那只遮拢天空的大手,将所有人覆盖,而后镇压而下。
它要将所有人都镇压,磨灭!
轰隆隆!
头顶之上,一片巨大的阴影投下,就像是落在众人的心头,让人绝望无比。
“啊……”
一些人发出怒吼,双目赤红,充满了不甘,浑身气势爆发,直冲云霄,仿佛要冲破这绝望的命运。
“今日竟然要陨落于此,我不甘啊!”
“我人族真神何在?为何让黑暗种如此猖狂?”
“我等壮志未酬,武道未达巅峰,岂能如此陨落!”
“纵死也要拉几个黑暗种垫背,来吧!来吧!今日我等血洒星空,他日必有人族强者为我等复仇,扫平黑暗。”
“杀!杀!杀!杀!杀!”
……
人族武者们彻底癫狂了,他们不甘,口中发出一声声怒吼,杀意冲霄,要与黑暗种同归于尽。
“哼!”
一道冷哼传来,恐怖的气势爆发而出,弥漫天地,令所有人族武者口中喷出鲜血,气息瞬间萎靡了下来。
只是一股气势而已,就让所有人族武者无法抵抗,何等恐怖。
王腾面色苍白,口中同样在咳血,受了不轻的伤。
那股气势太恐怖了,哪怕他爆发出不朽级的不屈雷霆战意,也无法抵挡。
一旁的罗福特也好不到哪里去,方才本就重伤,如今更是受到了气势的镇压,气息越发萎靡和虚弱。
“唉!”
罗福特叹息,说道:“早知道我就应该不顾一切,早点带你离去,可惜种种事态超出了我的预料,以至于发展到这般境地,无力回天。”
王腾沉默,还是说道:“不必自责,谁能想到那深渊之下镇封着如此恐怖的存在,而且它已有了复苏的迹象。”
“连副职业联盟的真神级存在都没有察觉到,更遑论是我们。”
罗福特摇了摇头,看向身旁的青年,这无疑是一位绝世天骄,本该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日后将比肩真神,成为人族的顶梁柱,如今难道要陨落于此吗?
他有责任!
有很大的责任!
有薪休假2三三九度
这一刻,罗福特才感觉到失败,他没有尽到护道者的职责。
王腾没再理会罗福特,他一边疯狂的拾取着天地间的属性气泡,一边思考着办法。
到了此时,他依然没有放弃,但希望真的太过渺茫了。
轰隆隆!
巨大的手掌缓缓压落,似乎并不急。
那手掌的掌心之上甚至浮现出一只眼睛,在欣赏猎物死亡前的绝望之景。
“欺人太甚!”
众人看到那只眼睛,愤怒到双目充血,狠狠攥紧拳头,指甲都嵌进了掌心,体内力量沸腾,却被死死的压制,令他们口中喷出鲜血。
“黑暗是伱们的归宿,何必挣扎!”
“来吧,敞开怀抱,黑暗即是永恒!”
一声低语传来,宛如魔鬼在耳边引诱着众人,想要将所有人拉入黑暗之中。
在这声音之下,许多武者沉沦,眼神渐渐失去了焦距,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虔诚之色。
王腾只觉得头皮发麻,一股凉气自脊椎骨升起。
九宝浮屠塔!
一声怒喝在他心底响彻,九宝浮屠塔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抵御这令人沉沦的精神侵蚀。
“醒来!”
一声爆喝自古塔内传出,有人族真神开口,精神波动扩散,不想看到人族武者们在沉沦中堕落。
所有人心神震动,立刻回过了神,面色骇然无比,心有余悸。
“负隅顽抗!”
大手掌心之中的那只眼睛露出讥诮之意,重新变得漠然而冰冷,望着下方的人族武者们,仿佛在看一堆尸体。
轰隆!
它不再迟疑,巨掌彻底压了下去,要结束这一切。
“啊……”
一声声痛苦的吼声从众人口中传出,不少实力较弱的武者身体爆开,直接化成了一团血雾。
其中甚至还包括许许多多的副职业天才,他们曾是交流会当中大放异彩的佼佼者,本该有着极为光明的前途,此刻却死的如此憋屈。
也有一些天才有着保命手段,却也只能苦苦支撑,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
“啊……我不甘啊!”
一些人在啼血怒吼,恨天不公,为何要让他们早早陨落,他们还有光明的未来。
王腾站在人群中,体内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都在疯狂运转,也许他还有一线生机,不过终究要面临死亡的大恐怖,能不能活命也只能看运气。
他同样不甘,他同样愤怒,但也同样无力!
这一刻,王腾只恨自己生的太晚,未能早日崛起,不能镇压那深渊之下的强者。
轰!
巨大的手掌已经到了众人头顶数十丈的位置,已是能够清晰的看到那上面的黑色纹路。
不用片刻,它便要彻底落下,将在场所有人碾成肉饼。
嗡!
就在此时,一道嗡鸣声突然在王腾的脑海中响起。
他面色一变,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一枚令牌突然从他的空间碎片内冲出。
不少重要的东西,王腾都储存在自己的空间碎片之内。
此刻王腾来不及多想,立刻定睛看去,瞳孔微微一缩,脸上甚至露出一丝惊喜之色。
这块令牌十分奇异,通体紫色,上面布满一道道奇异的纹路。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若是将其放在其他地方,可能并不起眼,不认识它的人,更是不会察觉到它有什么特殊之处。
但是王腾看到这块令牌,却宛如看到了救世主一般。
“这是……”罗福特也察觉到了异状,见王腾在如此情况下,脸上竟然还露出了一丝喜色,心中诧异到了极点,不由开口问道。
“老师!”
王腾喃喃自语,眼中爆发出一团惊喜的光芒。
当真是又惊又喜!
他从未有一刻,如此的希望自己这位便宜老师能够出现。
然后他两眼泪汪汪的扑上去,寻求一下长辈的关怀。
實力不允許我低調 落寞的螞蟻
毕竟能够让第七星空学院的院长,以及学院的那两位真神级存在那般重视,他这位便宜老师一定极为强大,甚至比真神级还要强大。
如今便宜老师留下的令牌自动飞出,也许还有希望拖住深渊之下的存在。
“老师??!”罗福特愕然,他怎么不知道王腾还有什么老师?
下意识的,他不由看向了那块令牌。
就在此时,那块令牌之上突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竟然是化作了一道人形光影。
轰!
下一刻,人形光影单手一挥,天空中的巨大手掌竟生生凝滞了下来,不得寸进。
所有的压力也瞬间消失无踪,仿佛就这么被那道人形光影的一只手……随手挥散。
静!
天地间瞬间陷入一片寂静。
众人感觉到身体之上骤然消失的压力,不禁转头,呆呆的望着那道人形光影,似乎还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这是……”丹尘元佬等人目瞪口呆,望着那道人形光影,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我的老天!”
天炎尊者等人,以及各方势力的不朽级存在,此刻皆是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满脸难以置信。
一只手!
那道人形光影只是一只手,便使得头顶的恐怖大手凝滞了下来!
如此手段,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什么样的存在,才能做到这般?
这道人形光影的真身恐怕比真神级还要强大啊!
“老师!”
就在此时,一道鬼哭狼嚎般的叫声突然响起:“老师,我被欺负的好惨啊,你可要我为做主啊!”
“???”
所有人顿时满脸懵逼,傻傻的看向王腾,满脑袋问号。
老师?
这道人形光影是王腾的老师?
一时间,所有人都感觉脑袋不够用了。
王腾?老师?
明明都是众人非常熟悉的名字和词汇,但此时,却很难让人联系到一起。
乐烟,桑依,丹元等天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那个人形光影,竟然是王腾的老师?
真的假的?
罗福特深吸了口气,目光急剧闪动,这道人形光影当真是王腾的老师,而且那种恐怖的实力……
他已经不敢想下去了,这等存在,比紫焱真神还要恐怖……很多!
所有不朽级强者内心都是震动异常。
原本看到那人形光影出手,就已经够让他们震惊的了。
结果他们发现……
这居然还不是最让他们感到震惊的事,更让他们感到震惊的还在后面。
对方竟然是王腾的老师?
一时间,这些不朽级存在都感觉听到了最荒诞的事情。
这王腾到底是什么来头?
先是一位不朽级尊者排行榜上第十九名的强者为其护道,而后又是一位真神级存在为其出手,差点就将其带走了。
如今更是有一位真神级之上的存在现身,同样是为了保下这王腾。
什么样的身份?
什么样的来头?
才能有这么多强者守护?
当真无法想象!
别说是他们,就是那尊黑暗种魔神,此刻亦是眼神震动,目光紧紧盯着王腾和那道人形光影,有些无法接受。
这个人族天才,竟然有这等来头?!
还有那道人形光影,居然能够一只手挥散深渊之下那位大人所带来的压力,这是什么样的存在?
此刻,它甚至都感觉一切已经彻底偏离了它的预料。
“嘶!”弑血魔尊,血夜魔尊等黑暗种强者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面面相觑,那副表情简直犹如见鬼了一般。
弑血魔尊甚至感觉有些心悸,之前他多次对那王腾出手,现在想想,简直是在鬼门关上走了好几遭。
恐怕那等强者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否则单凭它之前对那王腾所做之事,便足够让对方碾死它了。
想到这里,弑血魔尊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看向王腾的目光,充满了忌惮之意。
这个人族天才,还是交给深渊之下那位大人亲自处理吧。
“你小子,居然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这时,在众多目光之下,那道人形光影转头看向王腾,无奈的摇头道。
“我冤枉啊!”王腾立刻大叫道:“这麻烦不是我惹的,是它自己找到我头上来的,我是被殃及的那条池鱼。”
“……”罗福特有点无语,但此时他也顾不上其他,目光灼灼的看向面前的光影。
以对方的实力,应该可以应对那深渊之下的存在吧?
“也是,你小子才宇宙级而已,怎么也招惹不到这等存在。”光影负手而立,望了一眼下方的深渊,却没有去看头顶上方的巨大手掌。
“你是谁?”
深渊之下,一道惊疑不定的声音传来。
“我是谁,你不用知晓。”光影淡淡开口。
“哼!”深渊之下的存在冷哼道:“好大的口气,你不过是一道残影罢了,留在那块令牌内,在此显化,我随手可以镇压。”
“那人族小子倒是有意思,身上接二连三的冒出你们人族强者留下的后手,看来你们都很看重他,我更是留他不得了。”
“你尽可一试!”
光影一双眸子在发光,璀璨无比,简直比宇宙中最明亮的星辰还要璀璨,又宛如两道剑芒,欲刺穿虚空,洞穿时空,分外恐怖。
“一道残影而已,连你一同镇压!”
深渊之下的存在声音冰冷至极,充满了漠然,浩浩荡荡的传开。
轰!
巨掌骤然用力,原本凝滞在半空,此刻竟破碎了空间,令那落下的速度猛地暴增,径直压爆了虚空,朝着人形光影压了下来。
“破!”
一道平淡至极的声音从人形光影口中传出。
只见他一只手抬起,而后伸出了一根手指,朝着那巨大的手掌轻轻点出。
巨大的手掌在半空凝滞了一瞬,仿佛时间被定格!
轰隆!
而后一道恐怖的轰鸣声响起,回荡虚空。
在所与人骇然的目光中,那巨大的手掌竟然寸寸崩裂,在虚空中化作无数黑色光点,消散无踪。
“这!!!”
所有人目瞪口呆,当真是又惊又喜。
“好……好强!”乐烟等天才无不是瞪大眼睛,满脸的震惊与难以置信。
那令所有人感到绝望的手掌,对方居然一根手指头便解决了!
这怎么看,都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到底是谁?”深渊之下,那道声音内终于是浮现出了一丝凝重之意。
贫乳翘臀兽娘女子高中生百合录
“我说过,你无需知道我的名,你也没有资格知晓我的名。”人形光影淡淡道。
霸气!
狂傲!
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一股霸气与狂傲,从这道人形光影淡然的话语中散发而出。
明明只是一道残影而已,却如此的霸气与狂傲,仿佛完全不将那深渊之下的存在放在眼里,称它不配知道他的名。
这是对强者最大的侮辱!
因为到了他们这种地步,若是连对方的名字都不配知道,便意味着对方的实力要远远超出自己。
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单单是颂念他们的名,都足以令他们的力量映照虚空,令他们的念头随之降临。
这是非常恐怖的!
“哈……哈哈哈……”深渊之下突然传来一阵大笑,仿佛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事情:“好,够狂!”
“我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碰到如此狂妄之人了,今日便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狂妄的资本。”
轰隆!
话音落下,下方的深渊突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炸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下方炸开,让整个虚空都在震动。
三条交汇于此的虚空乱流带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乱流冲起,可达千万丈,淹没一切。
众人瞪大了眼睛,全都朝着后方退去,生怕被那虚空乱流卷入其中。
然而……
“那是什么??!”
下一刻,他们就顾不上这些了,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画面,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如同可以塞进一个拳头。
天地一片寂静!
只见那深渊之下,赫然有着一辆战车缓缓驶出。
那辆战车通体漆黑,上面布满了各种复杂诡异的纹路,如同铭刻着最本源的黑暗之纹,非同一般。
除此之外,还有着各种斑驳的痕迹,刀痕,剑痕,拳印,掌印……上面皆染着血迹,似乎在述说着这辆战车古老而辉煌的历史。
因为它还存在,而在上面留下痕迹之人,却未必还在。
而更让人心惊的是,这辆古老斑驳的战车居然是由三条浑身干枯的古怪巨兽拉着。
那三条古怪巨兽形状如巨蟒,身躯庞大,头上有独角,腹下生有一对利爪。
“蛟龙!”
众人目光不由落在那三条古怪的巨兽身上,口中发出惊呼声。
这分明就是蛟龙啊!
“蛟龙!”王腾内心一震,眼中露出一丝不可思议。
他对这所谓的蛟龙并不陌生。
当初在星空学院之时,他就见过一头神级蛟龙星兽,十分强大与恐怖。
而如今这三条古怪巨兽确实与那头蛟龙星兽十分相似,只不过它们却是通体漆黑,并且浑身干枯,隐隐透出黑暗之气与浓浓的死气。
这不是活物!
而是化作死物的黑暗生物!
王腾内心掀起了滔天的骇浪,三头蛟龙尸拉车,那战车里的存在到底达到了何种地步啊?
吼!吼!吼!
这时,那三头蛟龙尸居然仰天发出怒吼。
它们双眸漆黑,绽放着黑光,不似活物,口中却发出怒吼,震耳欲聋。
而随着怒吼声传出,一缕缕黑暗气息从三头蛟龙尸口中喷出,弥漫虚空,让人心惊不已。
“这!!!”
所有人骇然,纷纷倒退,生怕沾染那充满死气的黑暗气息。
“好可怕的气息,那三头蛟龙是活的吗?”
“感觉不到任何生命气息,反而只能感觉到浓浓的死气,应该不是活物。”
“不是活物,却还能动,并且能够发出如此强大的气息,难道这就是黑暗生物的可怕之处!”
“从这三头蛟龙尸的气息来看,起码相当于上位尊级存在了吧。”
……
众人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三头蛟龙,心中骇然到了极点,纷纷猜测不已。
随着战车缓缓驶出,一股苍凉,古老之意渐渐弥漫在了天地间。
而此时,众人才发现,那只托住古塔的大手赫然正是从战车之内伸出。
那只大手像是真的,却又仿佛是各种力量凝聚而成,并非真正的手掌。
也许对这等强者而言,这手掌都是它的肉身,可大可小,可化万物。
所有人心神剧震!
深渊之下的存在终于……现世了!!!
它乘着古老战车,由三头蛟龙尸拉着,从深渊之下缓缓而出,仿佛一尊从远古苏醒,来到现世的黑暗魔神!
轰隆!
战车缓缓驶出,其背后的深渊彻底坍塌,不复存在,无尽的能量化作一团可怕至极的洪流。
时间,空间之力在其中倒流,混乱不堪,仿佛形成了一条时空之河,不知道通往何处,在那虚空中沉浮,流淌,天地之纹浮现,宛如河中的鱼儿,格外的神异。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得无法言语,眼睛瞪大到了极致,喉咙仿佛被人扼住,完全无法呼吸。
窒息!
这是一种可怕到极点的窒息之感!
如此可怕与神秘的画面,就是那些不朽级存在,一生都未曾见过。
当然,就算是神级存在,似乎也没有见过。
此刻,包括那尊黑暗种魔神,以及古塔之内的人族真神级存在们,也全都是陷入了沉默。
这一幕,实在太过惊人了!
“这……是时空之河吗?”过了片刻,才有人回过神来,艰难的吞咽着唾沫,声音颤抖,充满不可思议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