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三千道機 起點-第二十八章 曾文錦敗,道友留情展示

三千道機
小說推薦三千道機三千道机
李修手握大矛,速度快到极致,矛尖一抖,在一瞬间,出现了上百根大矛,每一根大矛都威力强到了绝巅,虽然未必比得上刚刚的第一击,但那武成王可是没有强大的防御法宝,不然阴阳镜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可见李修二人的战术,因人而异,果然凑效。
武成王重创之下,一边手中挥舞着铁棒,且战且退,却招架不住。
咄的一下,他的咽喉被洞穿,鲜血长流。
“咔擦!”
一声碎响,居然是一块替死符,这种替死符宝贵到了极点,也只有天督院才能赐给有功之人,哪怕是强大的古教,都会被宿老视为珍宝,岂能轻易赐予?
“咦?”李修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东西,稍微一愣。
武成王趁机跳出圈子,化为一道影子,同时祭出虚空法宝,刷地一下遁入其中。
李修第一时间回过神来,猛然一矛刺出,略微来不及了,矛尖一震,化为一个兖州的兖字,激射而出!
北方佳人 小說
“砰!”
武成王被兖字砸飞,在虚空法宝里滚了十几米远,虚空法宝遁入芥子,消失不见。虚空法宝里,武成王七窍流血,身体到处都布满裂痕,五脏六腑爆成一团血雾,凄惨到了极点!
“李修!我与你不死不休!”武成王怒声咆哮!
李修当然听不见武成王的咆哮,见此人居然逃脱,只得回身朝朝曾文锦杀去,同时传念给李若乘,将李若乘摄入银河图,没有停留,脚底一跺,冲天而起!
这整个过场,其实都只在瞬息之间就完成,那曾文锦在高空之中刚刚稳住身形,便瞧见武成王借替死符逃了命,丢下了自己,不由得恼怒!
然而曾文锦在龙虎帮上的排名,远在武成王之上,自有底气在,一看李修朝自己杀来,居然也没有逃走,他也明白自己逃不了。
等待我的茶 小說
他并没有虚空法宝。
武成王的虚空法宝乃是因为在北海关作战,那虚空法宝乃是天督院的,并不属于武成王的私有物,虚空法宝毕竟不是大白菜,异常珍贵,即便是天督院挂职副院长,也难以配备人手一件。
曾文锦这一停留,李修闪身将其拦住,持矛踏空而立,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在观察着对方。
曾文锦也在仔细打量着李修,越看越心惊,此人的骨龄居然只有二十岁不到,如此绝世奇才,他是怎么修炼的?刚刚那一击让他印象深刻,居然连自己的防御法宝都险些招架不住。
难道是某位大人物转世?
“你就是李修吧?你年纪轻轻纵然有些手段,迟早也要归顺在天督院座下,为陛下效力。如能就此罢手,我愿意给予补偿,你尽管开口!”曾文锦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说道,做出一副谈判的架势。
“天督院很了不起么?”李修嘴角上挑,明显不吃这一套。
“狂妄!”曾文锦呵斥道:“你如果有真本事,当光明正大地挑战我,如此偷袭,以为榜上就能有你的名么?”
“榜上?什么榜上?我只知道,害人者人所害之,我并没有得罪过你,你却自以为是,追了我万里之遥,野狗也没你这恶相,这就是你所谓的光明正大?就是你说的什么榜上有名?我这是被迫还击,杀了你,也是你罪有应得!”李修道。
“好一张利嘴!我只问你,你可知道你偷袭的人是何等人?”曾文锦冷冷喝问道。
李修道:“我看你和下面的老百姓也没什么区别,肩膀上挂一颗脑袋,两条腿走路,至少现在还不是残疾人!”
“你……”曾文锦脸色变了,道:“你这贱民,可曾听过天督院副院长的名声么?别不识好歹,得罪了天督院,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你代表不了天督院,你要明白,这个世界还是实力为尊的世界,今天我能将副院长杀了,明日正院长来,我再杀之,皇帝来了,我同样一个字,杀!到时候,再也不会有人记得你的名字,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到了那时,我就算战死,注定将你踩在脚下,你连根毛都不是!类似的屁话还是别说了,吓唬不了我!”李修道。
”放肆!“曾文锦遥指李修,气得不轻。
”来吧,别死在了,那太丢人了!我给你扬眉吐气的机会!“
輪迴
重生之陰毒嫡女 小說
“杀!”曾文锦多年来已经很少动这样的杀心,此子目空一切,一言一行都在挑动他的肝火,若非知道此子难对付,他不会浪费唇舌。
呼——
曾文锦的兵器是一杆三叉戟,虽稍有不如武成王手里的擎天之柱,也是不可多得的战器。曾文锦身形展开,提戟杀来,一戟挑动,他身后有着一团黑渊虚影,宛如一尊大魔神。此人和那武成王一样,并不是魔头,只是人类魔修,修成的神通,当然也是大魔神之类的魔神之影!李修对于这样的人虽然有点兴趣,但却毫无保留,同样激发自己的最强场域。
嚓的一声,李修元神一共化为两千五百九十二个念头,凝成一尊小李修,盘坐在李修的黄庭之内,这时候,李修的后脑出现了一圈光盘,盘内有七莲生长,犹如大日春生。
一时间,大日普照,山河革新,小草发芽,万物复苏。
“什么?”提戟杀来的曾文锦面色大变,他身后的黑渊虚影在李修后脑的大日之下,竟然犹如冰山消融,快速瓦解。
“副院长,你的官威不小,却拿什么跟我斗?”李修手持大矛,指着对方,道:“你体内三尸被我降伏,被我大日所慑,现在你的实力发挥不出一半,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要你的命!鬼神灭世!”曾文锦舞动三叉戟,所过之处,山河俱碎,寸草不生,土壤化为碎屑,瞬息间,李修眼前失去了曾文锦的人影,而是一片灭世景象,而李修仿佛被某种磁性吸附住,竟然动弹不得,全身要被分解。
“厉害!不愧为副院长,但仅仅是这样,还不够!”李修身躯一震,恢复如初,道:“你投身天督院,眼界被黑雾笼罩,思想被铁牢框架,你很难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大,宇宙是多么的星罗遍布,浩瀚无边。如果看破了这一点,那你这一招我要想如此轻易化解,那是痴人说梦!可惜,你没有机会翻盘了,我要你死!”
李修猛然挥出手中大矛,化为一支火炬,真气狂泄而出,眼前所有一切,全部化为一片火的世界,熊熊焚烧起来,无物不燃,哪怕是元神也同样如此。
轰!
鬼神灭世的场域瞬间爆裂!
于夜色下相会
曾文锦现身在李修眼前,颇为狼狈,披头散发。他虎口破裂,手中的三叉戟寸寸断开,轰然爆碎!
“嗤!”他嘴角溢血,此刻他面色惨白,死死地盯住李修。
怎会如此?他就这样败了?
但是曾文锦哪里肯服输?运转毕生功力,毫无保留,单掌一托,手中托起一个黑球,猛然掷出,那黑球迎风暴涨,滚滚朝李修碾压而去。
此刻白马县聚集的上百万百姓面露骇然,绝大多数修士也都冷汗直流,此刻但见那黑球滚来,如果落到地面,只需滚上几滚,白马县里的房屋建筑就会成片倒塌,人口更会死伤无数!
“嗯?”李修双眉一拧,闪过一抹浓烈杀机,并指一点,祭出银河图,遮天盖日地铺展开来,李修心念一动,猛然一收,直接将那黑球摄入银河图里的太阳之上!
“你!”曾文锦神魂一荡,眼眶欲裂!他感觉自己那件强大的防御法宝正在被煅烧,然后成为铁水,最后他留在里面的那丝魂印也消失了。
天督院副院长手段尽出,惨败!
李修冷冷说道:“本想留你一命,但是很明显,你我很难成为道友,你想要一城百姓作陪葬,若再留你,天理不合,杀!”
扑通!
曾文锦单膝跪地,满脸颓丧,他,一位龙虎榜上排行十三的高手,在一个无名小卒手里,输得如此彻底!
这一跪,倒不是在跪李修,而是他已经从神坛跌落谷底,失去了战心。
李修并指一点,朝曾文锦的眉心祖窍点去。
“道友手下留情,曾文锦万万杀不得!”忽见远处一行人驾着飞翎风鹰快速赶来,为首之人正是于万鹤。
李修做了决定的事,谁来都没用,一指点出,曾文锦再也没有反抗的实力,被点爆了脑袋,连元神一起崩碎,无头尸体从高空之上轰然坠落下去。
霍然从地底钻出来一个人,一个斯斯文文的白衣少年,猛然一甩脑袋,俊俏的面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颗狗头形状的头颅,丑陋到了极点,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将曾文锦的尸体给吞进肚子里去了,还连续打了好几个嗝。
“这小子的肉口感还不错,多谢多谢!”狗头少年重新恢复俊俏面容,抬头冲李修抱了抱拳,没有停留,闪身遁地走了。
“咦?饕餮?”李修居高临下,看到了这一幕,脸色同样不善起来。
兽族以人为食,比曾文锦更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