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陰陽決之起源之戰討論-第六十六章元神期推薦

陰陽決之起源之戰
小說推薦陰陽決之起源之戰阴阳决之起源之战
“三大恐怖???”阿生疑惑的问道。
“这些你们在昆仑没有人告诉你们吗?”玄武反问道。
“并没有。”阿生说。
“那你们都学了些什么,这些都不告诉你们,万一出了事,谁来承担责任!!!”
“大神到底什么事三大恐怖?”
“三大恐怖是天地间大恐怖、生死间大恐怖和虚实间大恐怖,是源自五毒中的贪嗔痴,五毒分别是贪嗔痴慢疑,后两个傲慢和猜疑经过一些事会改正,可是贪嗔痴却是深入人心的,贪婪、嗔怒、痴迷根深蒂固,三大恐怖也源自这三种。”
快樂 時光
穿越八年纔出道 茗夜
说着二人回到地面上,玄武看着上天继续说。
“生死间大恐怖来自贪婪,人类的贪生怕死是生死间大恐怖的源头,越是对死亡恐惧,晋级时的雷劫越是难度过去,阿生你经历过生死,这个应该是不在话下,天地间大恐怖来自嗔怒,修行者因为嗔怒放弃了对天地的敬畏,而天地对之也不会容忍,天一怒,九天神雷之下皆为尘土,地一怒,山崩地裂之间尸骨全无;第三个就是虚实间大恐怖,修行者对于外界的痴迷,让修行者迷失了自我,分不清现实与虚无,沉迷于心魔的幻境当中。”
阿生听着玄武讲解,看着天上渐渐压下的黑云,每一声雷声就像是打在耳边,震耳欲聋。
天雷的威力比起以往度劫的天雷,强之百倍,度劫的天雷虽然蕴含极大地能量,但其中却也有一线生机,就像春雷,也是天雷,但唤醒了沉睡了整个冬天的生机,现在天上的雷声,只让人觉得必死无疑。
阿生问道:“以前施法腾云驾雾的时候,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啊。”
“腾云驾雾也不过离地百丈,而你贸然去到了万里高空,是冒犯天威之举,这天雷就算是天仙境的也抵挡不住。”
阿生现在也有些后怕,刚刚要真的有天雷落下,肯定又要找东西复活自己了,虽然成仙之后起死人、肉白骨的手段多的是,可死亡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玄武好像看出了阿生的心思,说道:“这天雷下,神形俱灭,救不回来的。”
小九这时候走到阿生身边,说:“那还有一个虚实间大恐怖是什么?”
“心魔会把你拉进虚幻的空间中,让你分不清现实还是虚拟,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最后意识在虚假中迷失。”
“怎会呢,真假还分不出来。”阿生说。
“是吗?上次青丘玉己的幻术你可是中了招的,你分出了现实和梦了吗?玉己的幻术若是不停,你会一直在梦中,直到死亡。”
阿生明白了这三大恐怖的恐怖之处,这样的危险是无法避免的,每个人心中都有贪嗔痴,谁遇到逆境的时候没说过“这老天真不开眼”,又有谁真的能坦然的直面生死,又有谁心中没有对美好的向往,而这些都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玄武说:“贪嗔痴是人对心中美好的执念,已经超越了追求,万事万物一旦过了这个度,再美好的东西都会变成毒药。阿生你还记得你第一次杀人吗?”
“第一次杀人?记得,是为了救小九。”
“杀了人由愧疚感吗?”
“什么意思?”阿生有些不解,“我杀的是坏人,是贪官,为何会有愧疚感?”
“你的时代杀人会被允许吗?你接受的教育是可以杀人的吗?”
将太的寿司
阿生沉默了,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玄武,而玄武又继续说。
“这只是因为你的实力在小世界里。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人,没有人能管的到你,以后你的实力会更加强大,你们身负应劫重任,犯了错也不会有人真的责罚你,那现在有一个凡人顶撞了你,你挥挥手就能抹灭了他的存在,你还能保证你的善良吗?我相信你们心地善良,不会做出伤害凡人的事情,可是换一种情况呢,你会对走路时踩死的蚂蚁感到内疚吗?”
“大神,我明白了,修仙就是要明白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要在修行的路上重新塑造自己。”
阿生恍然大悟,立刻去打坐修行,困扰了半年的问题,突然想明白了,晋级大元神期也是水到渠成。
金蟾老祖 小说
阿生进入入定状态,内视着自己的丹田,一个小小的元婴静静的躺在丹田里面,只能勉强分辨出来头和四肢,阿生调动起内脏的五行之气,不断注入元婴,这些气不仅是力量,还带着五行之德,信、善、勇、仁、智,还有自己的道心。
为苍生请命,为亲友遮雨,为心中所爱而付出,牺牲两个字,代表着阿生的决心,临事方知一死难,直面牺牲的,心中没有大义是做不到的,坦然赴死说着容易,做起来十分的困难。
阿生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同龄人都欺负他,他对于亲情、友情都异常的珍惜,这也是阿生道心的由来,他不允许自己的所关心的人受到伤害。
足足十个时辰,阿生才勾勒出元婴的全部,赋予元婴完整的生命,终于完成了元婴到元神的进化,天雷也如期而至。
“阿生,这次的天雷可不是之前的能比的,元神期也算是逆天而行,天雷强度强制百倍,全神贯注,拿出七星剑准备迎接天雷。”
玄武有些着急的提醒着,生怕阿生出了危险。
阿生听到玄武的话,取出七星剑,元炁注入,剑身上,两面各七颗星星顿时亮了起来,举剑劈开落下的天雷。
强大的反震力震得阿生双手虎口发麻,七星剑也变得炙热起来,强大的雷电,也让阿生感到全身无力,还没等阿生缓口气,第二道天雷落下了。
天雷在天上感觉没有多大,可落到眼前,就感觉是一面不可逾越的墙,阿生强撑元炁,又是一剑,斩开天雷,一道天雷被阿生一分为二,这股被击散的力量毁去一座山峰才消散。
这样的天雷,还有七道,而阿生的元炁却不多了,虎口也从发麻变成了裂开,鲜血让阿生的手,剑都拿不稳了。
阿生望着天上,大喊着:“这天地间的黑暗,我一剑皆消,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