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玄幻:我養的寵物都成神了 愛下-第二十四章:恭恭敬敬的覆地鼠,誤會一場閲讀

玄幻:我養的寵物都成神了
小說推薦玄幻:我養的寵物都成神了玄幻:我养的宠物都成神了
小白和蛇王看着走过来的黄袍老者,对视一眼后,眼神中满是震惊。
“不对,这不是人类!”
“这气息,是灵兽化形!”
小白和蛇王看到覆地鼠缓缓的走上前来,两人开始后退,覆地鼠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金丹气息,让两只先天巅峰的灵兽心里不由得有些害怕。
张行秋深吸一口气,缓缓的从灵兽群中缓缓的走了出来,和小白和蛇王站在一起。
丘沉和丘雯看到覆地鼠的出现,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松了下来,两人走到覆地鼠的身边,丘雯挽着覆地鼠的手说到:“鼠老祖,您终于来了,你是不知道,刚才雯儿和哥哥被这两只灵兽给欺负死了。”
丘沉却是从覆地鼠的出现,发现了覆地鼠的态度有些不对。
覆地鼠出现的很平常,一点金丹灵兽的气势都没有,显然是有所顾忌。
心思慎密的丘沉看到了小白和蛇王身前的张行秋,再看覆地鼠的表情,就知道面前这个年轻人,是让覆地鼠忌惮的人。
果然,覆地鼠没有理会撒娇的丘雯,反而是慢慢走到张行秋的面前,笑着拱手道:“搬山派覆地鼠见过先生。”
求职、同居、共食
不知道张行秋底细的覆地鼠决定试探一番,言语之中满是客气。
张行秋看着眼前的覆地鼠,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化形灵兽。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张行秋看着面前贼眉鼠眼的覆地鼠,虽然不清楚他的底细,但是还是笑着说到:“翠云张行秋,一介散人,无名无派。”
张行秋的话语间,尽显淡然,再看张行秋这超然的气度,覆地鼠更加觉得张行秋就是大夏皇帝要找的人。
丘雯看到覆地鼠对张行秋这个毫无修为的凡人这么客气,心情很是不爽,刚想说话,就被丘沉给瞪了一眼,撅着嘴巴满脸的不高兴。
“什么嘛,干嘛要对一个凡人这么客气!”
丘雯小声的嘀咕着,覆地鼠听到这句话,刚想责怪丘雯,不过看到张行秋满不在意的模样,想来这位高人根本不在意之前的争斗,若不是自己出面,恐怕他也不会出现。
“敢问今日盛午,太阳星黯淡,先生可还记得?”
覆地鼠看着张行秋,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太阳星黯淡?”
张行秋看着覆地鼠渴望得到答案的模样,笑了笑将自己手上的弓箭拿了出来,随即说到:“鼠先生可是说我盛午之时,弯弓射日时候发生的异象?”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张行秋很是自然的说出的话,在覆地鼠听来却是如同天雷滚滚一般。
覆地鼠强行稳住心神,看着张行秋手中的弓箭,想到自己刚才被这弓箭锁定的锋芒,心中对张行秋的身份已经肯定下来了。
“先生之能,非我等所能揣测,我搬山派宗主此次派我前来,想请先生入宗赴宴,不知道先生意下如何?”
覆地鼠恭恭敬敬的看着张行秋,本就佝偻的身体更加的弯曲,显得很是尊敬。
丘沉和丘雯看着覆地鼠的模样,两人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看着眼前和自己两人模样差不多的张行秋,从覆地鼠的话语间,他们根本不敢相信,张行秋就是自己师父乃至大夏帝国皇帝要找的人。
张行秋没想到自己偶然间射日的异象在覆地鼠眼中却是如此惊世骇俗,居然让一个金丹化形的灵兽如此害怕。
“我有这么厉害吗?”
张行秋收回弓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恭恭敬敬的覆地鼠,觉得要问个清楚,自己只是简简单单的威胁了下太阳,还能被别人发现了?
“鼠先生不辞辛苦从铁岭山脉而来,有什么事情不妨坐下来说,我也很久没有和人交流了,这翠云山风景虽然不错,可是就是没有人说话。”
“寒舍就在前方,若是不嫌弃的话……”
张行秋还没说话,覆地鼠就连忙笑着说到:“当然不嫌弃,今日有幸去先生住所,实在是我等荣幸。”
“丘沉,丘雯,还不快向先生请罪,让你等在翠云山中寻仙,你们却和先生手下的灵兽发生冲突,还不快来求先生原谅。”
覆地鼠虽然不是人类,但是老鼠本来就精明,加上这么些年活下来,很多东西心里都很清楚,这一声声的先生和人类之间的客套话,说的张行秋心里很高兴。
至于满脸震惊的丘沉和丘雯,在看到覆地鼠对张行秋的态度后,两人还是不敢相信张行秋就是自己要找的仙人,但是还是恭恭敬敬的向张行秋赔罪。
张行秋本来就对丘沉和丘雯没有什么杀意,小白加上蛇王的打斗,都在张行秋的控制范围之内。
“没事,都是小孩子的小打小闹,不碍事。”
说完,张行秋看着小白和蛇王,两只灵兽早就知道张行秋的厉害,可是当覆地鼠这个金丹灵兽对张行秋都毕恭毕敬,而且知道了中午时候让太阳星黯淡的人就是张行秋后,小白对自己的主人真是越来月佩服了。
蛇王则是懊恼自己没有早点抱上大腿,这下子亏大了。
“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大家不打不相识,也算是认识了。”
“走吧,边走边聊。”
张行秋摸了摸小白的脑袋,覆地鼠挥了挥手,招呼着丘沉和丘雯跟上,一行人化干戈为玉帛,来到了竹院中。
今晚的竹院很是安静,覆地鼠来的时候虽然察觉到了竹院的超然气息,可是却没有太在意,只当是因为张行秋的存在。
张行秋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看着围着竹院的一帮翠云山灵兽,让蛇王和小白将他们遣散,随后自己从竹屋内搬出桌子,让覆地鼠坐下说话。
覆地鼠看着张行秋亲力亲为的样子,心里不禁佩服这位真仙,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一定是一位道心通明的真仙,跟在这样的一位真仙后面,心境都不自觉地沉静了下来。
“都坐吧,别站着了,这么拘谨干嘛。”
张行秋让覆地鼠和丘沉丘雯都坐下,覆地鼠告谢一声就坐下了,丘沉和丘雯却是不好意思坐下,站在覆地鼠的身后,低着头,不敢看张行秋。
覆地鼠自然是猜到了两人的心思,笑着说到:“先生,他们就不坐了,站着听也好,给他们莽撞的性格长长记性,这是他们第一次出宗门,差点就惊扰了先生。”
“不碍事,不碍事,年轻人嘛。有点冲劲很正常。”
张行秋笑了笑说到,随后看着覆地鼠,不解的问道:“我方才听你说,我盛午之时弯弓射日的一幕被令宗主看到了,不知道令宗主如今修为如何?”
“先生,您可不是让我们宗主看到了,而是整个大夏帝国乃至御灵大陆,都看到您的神通。”
“弯弓搭箭,太阳黯淡。天下间所有金丹期的修士,都目睹了您的大神通啊。
大夏帝国皇帝夏天启您应该知道吧,他坐镇九鼎城,下达帝令,说要请先生您出山。我们搬山派虽然也收到了消息,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们宗主对先生您很是钦佩,想设宴款待您,所以才派我亲自出来寻找您的仙迹。”
张行秋一听,就皱起了眉头。
覆地鼠看到张行秋皱起了眉头,也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也不敢再说话。
它不知道的是,张行秋是在想,自己当时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引起的巧合,怎么会被天下人都看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