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海王筆記-婷姐讀書

海王筆記
小說推薦海王筆記海王笔记
第二天,柳旭一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并没有因为熬夜而感到没有精神,反而更加生龙活虎了,也许这就是金钱的魅力,毕竟昨天的小费来的太容易了,还有就是年轻人喜欢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吧
不知不觉的,一天就这样过来了,下午五点左右柳旭一的电话响了起来,柳旭一一看,李雨的,赶忙接了起来
“喂,老婆,你想我了啊?”柳旭一贱贱的说道
“没有,打错了”李雨哼声说道
“傻样儿吧,我知道你生气了,我向党和人民保证,我人正不怕影子歪,啥事没有,一等良民,忠于老婆大人”
“你滚吧,我就不想你在那种地方干,你辞职吧”李雨有点生气
“你不知道,老婆,昨天第一天我就拿到了小费,还有瓶盖的分红,现在我的收入还有兼职我觉得很快就可以买房买车娶老婆了”柳旭一炫耀着,是啊,年轻人没有几个像他这样努力的,收入和付出是成正比的,一点也不假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你在那里工作了,你能换个地方吗?你说你天天接触那么多美女,而且没有时间陪我了,我没有安全感,你懂我的意思吗?我不在意你的收入多少,我只希望你能一直陪在我身边,爱是自私的,我不希望任何人分享我的爱”李雨一股脑的把心里想的全说了出来
“老婆,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我现在的心里只有钱,我想靠自己的努力,赚到钱,去过属于我们的生活,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别的女人有任何的交集”柳旭一认真的说道
“大不了我回国以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去韩国,一起去新加坡,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反正我就是不想你在这里工作了,我昨天都没睡好,而且今天工作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想着你,在这样下去我会疯的”李雨有些激动的说道
“老婆,我想趁着年轻,把我所有的时间利用起来,你给我个机会和时间好不好,让我证明一下我自己的能力”
正在这时,柳旭一的电话响了起来,柳旭一一看,王婷的
“你等我一下,老婆,我接个电话,婷姐打的”
说完柳旭一就挂了电话
“喂,婷姐,怎么想起小弟了?”
萌兽高校生
“你在哪呢?我去找你”王婷有些醉醺醺的语气
“我在家,在我租房这里,刚准备去上班”柳旭一说道
“你等我,我去找你”王婷说完就挂了电话,在柳旭一刚租房送外卖的时候王婷来过一次,所以这次很轻松就找到了
柳旭一烦死了,刚挂了李雨的电话,又来个婷姐,明显婷姐的语气是喝多了,这可咋办,马上准备去歌厅了,算了,先打个电话请假吧
“喂,哥啊,我是柳旭一,昨天那个服务生,今天有点事,可能晚一点过去,”柳旭一真的张不开嘴请假,没办法,婷姐应该喝多了,再说了,婷姐一直照顾自己,自己不能不管她,先请假吧,大不了不干了,换个歌厅,反正又不止这一家
“行,你是祖国的花朵,你想几点来就几点来”这老板,说话也是不经大脑,张嘴就来啊
“谢谢了,哥”说完柳旭一就挂了电话
不多久,婷姐就到了
哐的一声,门就被推开了
柳旭一心里暗骂,这虎娘们儿,又犯病了,但是人立刻站了起来,迎了过去
“咋了,婷姐,喝这样呢,跟谁喝的”柳旭一心里第一反应,想到了在旅店看到的那个人
“没事,你想我没”说完王婷就伸手搂着柳旭一的脖子,亲了上去
此刻的柳旭一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
“你喝多了,婷姐”柳旭一向后闪了一下,暗道,我的初吻啊,就被这个酒蒙子给霍霍了,刚才啥感觉了呢?咋想不起来了呢。
“你在嫌弃我吗?那我走”说完王婷就要转身离开
柳旭一一把抓住王婷“没有,看你喝多了”
“哇~啊~”婷姐一下吐了柳旭一一身,
这下完了,柳旭一躲都没躲开,被吐了一身
这时柳旭一也管不了太多了,立刻去拿了一瓶水递给婷姐
“先喝点水,簌簌口,婷姐”
婷姐接过水,猛的喝了一口,这时婷姐的电话响了起来
婷姐拿起电话,直接关机了
这时的柳旭一都蒙了,这到底是咋了?和谁吵架了?
“我没喝多”婷姐边说边脱着衣服,然后直接躺在床上,衣服扔的哪都是
我家后院是唐朝
柳旭一此刻面红耳赤,虽然看过岛国的动作片,但是这时的柳旭一就是不能趁人之危,柳旭一看着自己的衣服,赶紧换了吧,这呕吐物看着也恶心,而且有这浓重的酒精味儿,让柳旭一上头,眼前床上躺着一个半裸的美女,再是圣人呗,也接受不了
柳旭一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拿起拖布把地上的呕吐物擦洗干净,正在这时,婷姐又醒了
“水”
將心獨寵,下堂妻的春天 雨初晴
“来了”柳旭一赶紧拿起水递了过去
看着眼前的王婷,柳旭一哭的心都有,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能拒绝美女躺自己床上
王婷接过水,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喝完之后倒头就睡
算了,君子不乘人之危,柳旭一心里暗暗的说道,但是眼睛始终没有离开王婷
农女小娘亲 沙糖没有桔
柳旭一现在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吧,把婷姐自己扔这还不放心,不走吧,昨天第一天上班,今天就不去,属实不太好
“我还离不开你咋滴?滚,你给我滚”王婷醉醺醺的说着,说完哇哇的哭了起来
一个能在梦里让她哭的人,在她心中得有多么的重要
柳旭一虽然不知道婷姐说的是谁,但是知道今天肯定是和人吵架了,不知道为啥,看着婷姐在床上躺着哭,柳旭一心里也不好受,想想以前对柳旭一,总是那么高冷,还有上次接电话,还有上次做梦
男人,真的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