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三木粥-60.少將和三王女的閒聊閲讀

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小說推薦穿書:蟲族少將的傻夫是反派大佬穿书:虫族少将的傻夫是反派大佬
宴会厅内外的装潢风格是一致的,从外分辨不出,进入之后才发现芨祥宴会厅加上顶层天台,共有三层。
精致繁琐的大型水晶灯悬挂在一楼宴会厅顶端,两个回旋的楼梯通向二楼,仿佛下一幕那里走下穿着礼服的优雅淑女,裙摆上点缀着蕾丝、蝴蝶结和白纱。
这是一个刻板印象,但绝对经典。
宴会厅的两旁摆着两个长桌,上面尽是甜点美酒和摆好盘的水果,长桌中间垒着高高的香槟塔,空气中有股甜腻湿润的味道,混合着各色的香水味。
这是最为典型的纸醉金迷的味道,有不少的人都曾嗅到过,可散发味道的人总不愿意承认。
此时人已经很多了,大家举着杯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心中如何想的不知道,但是面上的笑容不似作伪。
在联邦不似在帝国,欧副官没有必要去结交其他的副官、助手,所以她一直跟在解清秋的身后。
她径直走到了长桌旁边,而后端起了一杯香槟,凑到嘴边却没有喝。
进了宴会厅之后兰玫就没有跟着她了,只是离开之前给了她一个晦暗不明的眼神。
那眼神解清秋一看就知道不对劲,所以她才说兰玫蠢。
不过这点不对劲也在她的预料之内,毕竟出了这么远的门,那些看不惯她的人不动手那才是真的有鬼。
妖 逆 門 線上 看
兰莺倒是很固执地留在了她的身边。
眼见着兰玫走了之后,她做出了一副十分夸张的、偷摸摸的表情,接着凑到了解清秋的耳边低声说:“解清秋,是不是她们在搞你啊?”
解清秋往后退了一步,给了她一个“我们很熟吗”的眼神,但显然兰莺还没有聪明到能够理解她人的这些微表情。
她不知死活地又凑了上来,“我听说这次外交部来的,都是不太喜欢你的。”
“你听谁说的?”解清秋顿感奇怪,难道兰云菱连这样的事情也跟她说?
“啧。”兰莺欲盖弥彰地端了一杯酒,大口闷了半杯。“我总有办法知道的,而且她们说话那么嚣张,能不知道才怪。”
剩下半杯她细细地啄,显然也是知道这样的场合并不适合喝醉。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啊?”
解清秋用唇碰了碰杯壁,在上面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唇印,却未沾上半滴酒。“我总有办法解决的。”
“诶,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兰莺不乐意了,又被点炸了一般疯狂输出自己的观点。
这就是解清秋所说的聒噪,即使她和欧副官没一个人理她,她还是说得津津有味的。
但是输出了一阵,看到对方还是不为所动、无动于衷之后,兰莺也停歇了。
她说的口渴,又往嘴里灌了半杯酒进去。
喝完之后她再次故技重施地凑到了解清秋的耳边。“解清秋,你现在住的地方是不是很不好啊?”
“没有,还挺不错的。”她不犯蠢的时候解清秋还是乐意理她一下的,况且这些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环境不差,外交部有不少也住在那里。”
“哦。”兰莺看了她一眼后站直了,表情似乎有些说不出的失落。
解清秋瞥了她一下,“怎么,你要给我换地方?”
“怎么可能!你在想些什么?我怎么可能要把你换到白琉酒店,你别想太多了好吗?”兰莺又被点炸,自个儿像演独角戏一样又反驳了半天。
“那不如你帮我把来去的飞船票报销一下。”解清秋淡淡地拉了一下嘴角,“你回去之后再跟女王报销就行。”
兰莺听到这个话之后更惊讶了,“什么?你是自己坐飞船来的,没有人给你报销?”
“嗯。”
两人对视了一下,兰莺不知为何好像更生气了,她低声嘟囔了几句。
解清秋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也没有探究的兴趣。
过了一会儿之后,兰莺才又说:“那你把我的光脑ID从黑名单里放出来,我给你转过去。”
“我没有拉黑你吧?”黑名单?解清秋努力地回想了一下,认为自己并没有加过她。“准确来说是没有加过你。”
“怎么可能没有!”兰莺这一声不小,吸引了周围一小撮人的目光。“那就开在秋天的鸢尾莺就是我啊!”
为了能够尽快地安抚她的情绪,解清秋立刻调动自己所有的记忆,终于在某个尘封地角落唤醒了关于这个名字的回忆片段。
那是一个极为稀松平常的午后,当时还没有解梨给她做饭,所以她吃了一顿算不上美味的午饭,生涩的营养膏的味道让她觉得剌嗓子,故而心情有些不好。
正当她准备靠午睡来调节一下自己情绪的时候,光脑开始疯狂地响起来讯息的声音。
她以为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于是立刻打开查看。
没想到是一个顶着【开在秋天的鸢尾莺】这样名字的陌生人,而讯息已经达到了99+,她点开一看,里面多半是有些歇斯底里和埋怨的话语。
她在骂了一声神经病之后,毅然决然地把那个ID拉黑了,又让欧副官去加强了一下自己ID的防泄露程度。
回忆结束,解清秋实在没想到那神经病居然是兰莺。
不过又觉得是兰莺才会正常,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聒噪又歇斯底里的人。
“哦。”她应了一声,然后在兰莺的催促之下,当着她的面把她放了出来。
毕竟没有谁会跟钱过不去,这一笔飞船费可不少,能让她过活好些日子了。
做完这些之后,兰莺面上的表情才好了很多,怒气也像是消散了不少。“那待会儿你告诉我多少钱,我给你转过去。”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可现场的氛围却并不允许了。
时间在交谈当中过的格外得快,所有的宾客似乎都入了场,人又比方才她们来的时候多了差不多一半。
如此看着喧哗而又拥挤,不是解清秋会喜欢的氛围。
然后在众多人中走近了一个穿着燕尾服的雌虫,她戴着一个卓别林式的高帽,有些滑稽。
她一直看着解清秋,但是却径直走向了兰莺,接着做了一个在解清秋眼中不伦不类的绅士礼。
“帝国三王女,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让我带你入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