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太昊金章笔趣-第一百零五章:收穫,五感六識通論分享

太昊金章
小說推薦太昊金章太昊金章
毕竟是在拿命做事,事成之后,韩雪月,伏景阳,这些人手上都会分到一笔不菲的灵石。
张烈与李兴元就不同,他们是灵石也拿了都统也当了。
伏景阳因此很是不满,但是也无可奈何, 秦云枫他们又为他凑一笔灵石,暂时安抚下来。
现在毕竟是两位紫府上修在主事,秦云枫他们有一些影响力,但是根本谈不上敲定做主。
承接火云都统之位后,张烈还没住两年的洞府就又要搬迁,因为四位都统都是有固定的洞府的,分别设立于砺锋山四个方位,谁所长年负责的防区出现问题,就倒追谁的职责。
对于这一点张烈倒是很适应,他上辈子有一个安全隐患防治职责,跟现在这个差不多,似乎又做回了老本行。
花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把那名蓝眼男子的乾坤袋炼化开了,就像张烈之前所想的一样,里面物资很多。
穿越,神医小王妃
很多散修都是这样的,把一身身家全部都带在自己身上,生前不便宜给任何人,死后便宜给谁就无所谓了,若是想要死后复仇,往乾坤袋里的治伤丹药里混入几颗毒丸,在生前主修的功法上写错几处关要,都是较为常见的做法。
张烈在那名蓝眼男子的乾坤袋里,倾倒出四千多块下品灵石,功法玉简两部,丹药六瓶, 三阶法器五件,两件受损,分别是一套飞针、三阶中品防御法器碧云障,三件可用,分别是两口三阶中品飞剑,一具三阶下品龙形傀儡。
其它杂七杂八的灵物,也可以卖出个两千上下的灵石。
“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只是这两口飞剑就节省下我多少灵石。”
张烈这样感慨着,又拿起那暗金色的三阶下品龙形傀儡,目光变化,心中不知想到什么。
思索片刻后,将龙形傀儡放下,张烈又取出那部典籍,一部名为瀚海水云图。
是一套可以修炼到筑基九层的水属性功法,这套功法威力不大修炼速度不快,功法当中附带的几种护道法术威力也很一般,但是性质却是中正平和利于养生的。
修炼这套功法,前期优势不显,后期却可以一点点积蓄出较为雄浑的法力, 并且在寿元之上, 也要比一般的同阶修士多出十年二十年优势。
云如歌 小说
不知流火 小说
“看似很好, 不过很可惜, 跟我交手的那个哥们根本就没坚持到这套功法优势显现的时候,其实散修根本不适合修炼这种不利攻伐的功法。”
这样微微摇头,张烈紧接着又拿起另外一部典籍参悟阅读起来,然而这一看,却是心神因此沉浸进去了:《五感六识通论》。
五感,指的是形、声、闻、味、触。
六识,指的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神识。
“世间修士,或修法,或修术,或神通,却难通大道,皆是因不明五感六识之精妙。”
“身外有大天地,身内有小天地,修仙者食气以长生,吞天食地,然而大天地不开九窍,则混沌不死,天地不开,小天地不修五感六识,则如目盲涉水,凶险难言……”
“以鼻识为例:寻常人的一呼一吸,皆是把周围所有气息吞吸入腹,再凭胸肺之功,把有用的清气运转全身,把浊气吐出,在这个过程中并不分出清浊之别来,因此总有许多无益损耗。”
邪 王盛寵
“鼻识修炼有成,分辨一气之中,清浊相杂。能把清灵之气吞吸入腹,其余杂气浊气,则尽数屏蔽。如此一来,吞吐的天地元息,收摄世间灵气,一呼一吸,去杂存精,在修炼上比其他人的效率快上几倍几十倍。如有此功,何愁大道不成?”
这种对于五感六识的推衍,把张烈看得那是惊心动魄,完全想象不到,区区一个鼻识就可以钻研修炼到这种境界程度。
这部典籍其后又简略说明了眼、耳、舌、身、神,的诸识妙用,但是要命之处在于,张烈把秘籍前前后后翻来覆去看过一遍后,也没发现具体的修炼法门。
好在,他在大篇大篇关于五感六识养护的法门当中,看出了一些端倪,这些养护法门所用的各种修炼资源,未免太贵了。
“这篇功法并没有被删减毁弃的痕迹,虽然很可能这是一套完整功法的上篇,还有一套下篇我没有到手,但是这部分内容,应该依然是对我有益的,观其法门中正平和,就算以后都找不到下篇,修炼起来也是有益无害,除了比较耗费资源以外。”
虽然在蓝衣男子的乾坤袋中,有着不少关于洗眼、养耳的基础材料,但张烈对于自己的药材辨识能力没有足够的自信,若是这里面被混入了一些相似的毒草,那乐子可就大了。
虽然不是不能使用,但至少也要找药材方面的高手检验,并向对方请教求学之后,才能选择性取用。
因为自身沉浸于《五感六识通论》的精妙当中,张烈这一闭关就是四个月的时间,对于一名刚刚筑基的修士来说,这个时间不太短了,而后他一出关,就遇到了秦云枫秦师兄。
火云洞府之内,张烈召呼着秦师兄落座,燕婉堪茶,虽然张烈现在也看出来了,李兴元才是自己这位秦师兄真正的心腹。
但是与对方合作的这段时间,自己基本上尽受其益了,就算是与李兴元的那次冲突与交手,吃亏的也并不是自己,因此也没什么好计较的,哪怕心中提起一些隔膜,面上也要过得去。
张烈这边刚刚继任火云都统之位,紧接着再与秦云枫斗?
那简直就是疯了,连在砺锋山驻守的两位紫府上修,恐怕都会厌恶此事。
“师弟,经过上一役后,陶家是彻底败落了,郑德业,陶潜两人也被抄家,再无回旋余地。”
“可叹,三人当中看似最是莽撞愚蠢的梁元州却是毫发无伤全身而退,这真的是师兄当初没能想到的。”
陶家被破家,百年积累被铁卫司掏干净了,家族修士就算是没有彻底沦为散修,也差不多了。
郑德业,陶潜两人被设下严酷禁制,扔到砺锋山底层矿脉,去挖掘那些珍惜矿石。
若是走运的话,十几二十几年后,临死之前,可能还有重见天日重见家人的那一天,若是不走运的话,基本上就要作为矿工干到死为止了,而且他们两个不敢自杀,他们敢自杀,宗门就会清算他们的家人。
需要筑基境修士当二十几年项役矿工才能偿还的损失,放在练气境修士头上,那就是几代人都解决不了的重负大山。
砺锋山底层矿脉,虽然有着珍贵的灵矿,但是环境恶劣、险恶重重,以后这两人就是再上来人也废了,再构不成威胁。
“郑德业,陶潜这两个家伙,这些年掌控走私、收受贿赂,收下了不少资质优越的侍妾,这是名册,师弟看一看有没有兴趣,若是有兴趣的话,师兄一会就遣人给你送过来,当作是采补炉鼎还是不错的。”
张烈伸手接过那青色的名册,随意翻看了一下就还给了秦云枫,修为有成之前,他并不想沾染太多这方面的因果,免得心为之负累。
“师弟,你也修成筑基了,适当找一位知心的道侣也是合适的,这些庸脂俗粉你不喜欢,可是有心仪的对象?若是有的话,说与师兄听,师兄也定然全力替你安排。”
在与师兄秦云枫的交谈当中,张烈能够感应到对方隐藏其后的恐惧。明明是郑德业,梁元州,陶潜三人做下的事,最后梁元州却轻易脱身,这背后意味着什么,没有插手其中的外人不知,张烈、秦云枫这些人又怎么可能不知晓?
所以秦师兄依然在努力的扩展人脉,培植根系,希望自己能稳得住,砺锋山的上层不能再出乱子了,否则秦云枫自己定然要受到极大的牵连。
“事好,弥补裂痕?”
在将秦云枫送出洞府后,张烈返回洞府复盘了一下秦云枫这个举动的意义。
得出的结论是,对方现在一切的目标皆是以维稳为主。
他已经事实上搬倒了三名都统了,并且几乎都换上了他自己的人,现在几乎执掌着整个砺锋山大半威力的秦云枫,必须要做出成绩给自己师尊看,而不是再接着与任何人斗下去。
死居
所以他连自己这里都要反复照顾到,免得自己因为李兴元的事跟他生出隔阂乃至于冲突。
联姻,无疑是修复关系最古老也最好用的手段之一,可是张烈虽然现在已经不介意拥有道侣了,但却也不想再接受秦云枫介绍安排来的女子,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仅仅只是修炼、做好火云都统的职司,然后学习并辨识药草,准备各种养护五感六识的方剂。
养到极致,便是修持。
张烈怀疑将五感六识通论上的药方,经年使用后,就可以慢慢根本修炼者的体质功法,养出相对应的五感六识神通。
至于典籍当中隐晦提到的,五感六识修炼到极致后,修炼堪破五感六识,得到第七识、第八识乃至于第九识的推论,张烈却是根本不去多想,距离现在的自己实在太过遥远了。
都统之职司,本就有其处置方略。
更何况抄了陶郑两家后,公家公账上极大的宽裕起来,事情其实是更好做了的,张烈本身也当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什长,他接手都统之职后,做得并无任何问题,甚至因为上一世时的许多经验,稍作改良用在这一世上,得到很好的效果。
拥有都统的职司后,张烈可以长久坐镇砺锋山,不必再被调遣派到前线去了。
虽然他本人对此并不在意,但还是借助都统的权力,把四叔张传礼带到了砺锋山,安置在自己身边更加安心一些。
两年之后,梁元州的都统职位被宗门一名筑基境女修,孙静欣顶替,梁元州还算体面的退下来。
这是大家都能理解的事情,若是这种程度都做不到的话,以后还有谁,敢做那位大人的脏手套。
在这个过程当中,前线的战事也是捷报频传,青阳子大长老强势强悍,又与赤眉,乾风两位兄弟,生死相托。
这三人联起手来,在越、庆、陈三国境内,几近是无人能制的,手下的紫府修士也是他们一手培养起来的,上上下下戮力同心,一点点将金虹谷隐隐打造为南越第一宗门了。
作为宗门弟子,张烈当然是与有荣焉,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总是会不时想到楼鸿羽的那份书信,以及信上的警告:
“青阳子真人霸道刚勐,如天日高悬……明显影响着整个南越一国的局势,然而有人未必乐见其成。”
几经思量后,张烈将楼鸿羽的书信内容略作修改,然后通过一些渠道给自己的师尊七煞道人送过去,可是,这份书信如石沉大海般,毫无加信了。或许,青阳子、七煞这些人并不需要张烈、楼鸿羽这些小辈的提醒。
只是如今的形势,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金虹谷想要成为越国第一宗门,必然是要经历危险的,闯过去了,前方一片坦途,闯不过去,其它也无需再提了……还是那句老话,修士修道,在哪里不需要历经磨练?
既想精进又不想遇到凶险,世间哪有那么多两全的事。
又是一年将要过去了,这一日,张烈带着精致礼物前往归元山,拜见自己的顶头上司紫府上修、砺锋山镇守指挥使王婉仪。
除这些身份以外,王婉仪还是张烈的举荐者,因此在四名都统当中,张烈也被认为是唯一一名指挥使一系的都统,这是躲都躲不开的,那就不躲,尽量的处理好交情。
这一日,剑虹闪过,张烈正在前往归元山的路上,砺锋山规模不小,而归元山则处在灵气强盛却比较偏僻的位置上。
在经行过一片山间的亭台时,张烈突然动心,他突然就想要落下休整片刻,于是,他也就顺着这股心意,驾驭剑光降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