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謝邀,人在山海經,正在打怪笔趣-第一百一十章 葉澤VS葉楓熱推

謝邀,人在山海經,正在打怪
小說推薦謝邀,人在山海經,正在打怪谢邀,人在山海经,正在打怪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随意行走间,不知不觉已然来到一处林间小亭。
小亭四周是一大片空地,而空地外,则是被一圈枫树包围起来,地上的红叶如同地板上的印花般散落,在夕阳的映照下,分外有意境。
叶泽环顾了一圈,突然,眼睛一亮,松开阿苏卡的手就在她和叶枫奇怪的视线中朝亭边跑去。
然后就看见叶泽兴致冲冲地从地上捡起一根相当笔直的……木棍。
阿苏卡很是理解不能,那根棍子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
不过她无法理解,叶枫倒是明白,那棍挺直的,看上去就很趁手,没有男孩子能够拒绝那样一根棍子。
叶泽尚且能算在男孩的范围,而他叶枫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无奈摇摇头,他正要说什么,却见叶泽突然一挥手,藏在和服腰带内侧的风之带闪烁光晕,一道风刃飞出,瞬间削下一根树枝,一阵清风吹拂,那树枝便飘悠悠地飞向叶枫。
叶枫接住树干,微微愣了一下,就见自家堂弟转脸看向自己,精致好看的脸上露出比夕阳还要梦幻的笑容。
看的阿苏卡呆了又呆,自己有这样的男朋友真的没问题吗?不会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吧?
“哥,咱俩有好几年没有对练过了吧?”叶泽说。
听言,叶枫忍不住微微一笑,手掌握住树枝,轻轻一抖,不管是粗糙树皮还是旁支末叶都全部自然脱落。
叶泽手中木棍挽了个剑花,接着脚下一踏,朝叶枫冲去:“E阶以内,手段随意!”
说完,身影已然逼近叶枫近前,一棍扫出,仿佛划出了一道长痕。
叶枫脸上带笑,脚下一晃,棍影便只扫到了他的残影。
叶泽看也不看,抬腿就是一记后旋踢,果不其然,脚尖踢在了刺向他后背的树枝上,接着身体的惯性,腰间风之带加持,叶泽整个人轻盈的如同鸟蝶,身影旋转凌空之间,已是数道斩击将叶枫逼退数步。
看上去虽然像是处于劣势的样子,但叶枫脸上的笑容却是不变,在叶泽又一剑劈来之时,叶枫也自下而上,将树枝斜斩而出,就如同要与叶泽硬碰硬一般。
然而,木棍与树枝相触的刹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不管是树枝还是木棍,都没有受到半点阻挠,直挺挺地相穿而过。
看着早已经身影微侧,避开自己攻击路径的叶枫,叶泽心中一动,动用能力了?
叶泽嘴角咧起,右手一抬,水之环一闪,清冽的微型水幕挡住了叶枫劈来得到树枝,风向一改,半凌空的他顿时重新脚踏实地。
棍尖抵住地面,猛然上划,“剑风”带起无数落叶,叶泽的“剑法”一改之前的刚猛,变得凌厉且轻盈。
叶枫一看就知道叶泽开始动真格的了,手中树枝一挥,身后无数落叶浮起,如同手里剑一般朝叶泽激射。
轰!
一阵暴风以叶泽为风眼,刹那间就将那些袭来枫叶席卷飞走,接着他乘着狂风,左手腕上的雷之穴念珠电光闪烁,刹那长棍上被电弧包裹。
明明只要双方的武器相碰一下,叶枫的树枝就会化为焦炭,但不管叶泽的剑法如何凌厉,却始终碰不到叶枫的树枝。
空间能力者就是这样的麻烦,滑不溜秋,难以触碰,叶泽这样喜欢硬碰硬对轰的人,最不想遇到的敌人就是这样的了,会打的人憋闷无比。
叶泽一咬牙,凌空一脚踹向叶枫,就如同所料的一样,叶枫抬起树枝格挡,踏在了树枝上的叶泽脚下一发力,整个人一个后空翻远离了叶枫,然后手中木棍一舞:“我要开大了,硬碰硬一招定胜负!”
话落,木棍一压,整片空地都仿佛重力翻倍了一般,早就在一旁看的惊呆了的阿苏卡只觉得有些呼吸困难,但还没等她面露苦色,叶泽的木棍已经抬了起来,气压顿时一松,但整片空地所有的枫叶都飞了起来,汇聚到叶泽身后。
叶枫无奈一叹,他可不擅长硬碰硬啊,不过毕竟是弟弟嘛,该让还是要让着点的。
随即,他棕色的瞳孔闪烁起银色亮光,只是将树枝举到身前。
叶泽手中长棍挥下,他身后仿佛空气都被扭曲了一般,下一刻,甚至有龙吟声响起,紧接着一声爆鸣——轰!!
暴风裹挟着枫叶,宛若一头红色巨龙咆哮着撞向叶枫。
但叶枫始终是那样的巍然不动,保持着树枝前举的动作。
但当那枫叶巨龙逼近至叶枫身前,只余三十公分时,自“龙头”开始,枫叶就如同一头撞进了无形的碎纸机,不过数息,枫叶巨龙化作了漫天红色碎片,雪花般悠然飘落。
片刻后,叶泽突然咂咂嘴,将棍子一扔:“认输,你赢了。”
“你的元素运用太过粗浅了,零装的开发应用也不合格,格斗技巧和剑术也生疏了,小泽,这两年你荒废了很多啊。”叶枫笑着说。
“没办法,学业繁忙。”叶泽摊摊手,睁眼说瞎话。
叶枫不由得好笑:“别忘了你明年要入学威斯德姆,元素运用学、格斗学、零装开发学,这些可都是必修课,不及格是会扣学分的哦。”
“那就到时候再说。”叶泽摆摆手,不甚在意。
“别只顾着开发固有能力啊。”叶枫还是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知道啦,我会注意的。”叶泽叹了口气,已经走到了阿苏卡身边,他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面无表情道:“我输了,有没有很失望?”
阿苏卡摇头,像个小拨浪鼓一样:“没有,很厉害,而且超级帅!就像剑仙一样!”
“可还是输了啊。”
“没关系啊,只是输给了哥哥嘛,哥哥比你大呀。”阿苏卡绞尽脑汁安慰叶泽:“等到你再长大一点,一定会更厉害的!”
叶泽忍不住笑了出来,虽然阿苏卡完全不了解具体情形,自己更不需要安慰,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摸摸她的脑袋。
想做就做,叶泽揉了揉阿苏卡的头顶,将盘好的发型弄的都有些松了:“谢谢啊,听你这么一说我舒服多了,等我到了叶枫现在这个年纪肯定能一只手吊打他。”
将树枝转移回林间的叶枫听到了,不由得无奈一笑,你一个天命者这么说真的合适吗……
叶枫无奈,阿苏卡也是嘴角轻抽,没办法接话,毕竟叶枫就在旁边呢。
不过叶泽也不在意,他看了眼太阳已经消失的天边,道:“时间差不多了吧?要出发吗?”
“嗯,是差不多了,于情于理都应当提前一点到场。”叶枫说。
说罢,便带头走向了出口处。
叶泽刚要牵住阿苏卡的手跟上,但注意到她的发型有些被自己刚刚揉乱了,便来到她身后稍微整理了一下,确定没有瑕疵后,才牵着她朝叶枫追去。
……
坐船离开虹夕诺雅,坐上一辆劳斯莱斯商务车。
叶枫很识趣地坐到副驾驶,叶泽和阿苏卡自然是一起坐到了后排。
等车子开动起来,叶泽才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阿苏卡问了一句:“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烧应该完全退了吧?”
阿苏卡乖巧地点头:“好了。”
苍白的话语,并不能让叶泽放心,他一之后扶住阿苏卡脑后,同时脸颊前倾,将脑门抵在她的额头上,当阿苏卡的脸颊越来越红,叶泽这才移开,然后满意道:“那家医院不错嘛,那么高的高烧输液一次就好了。”
“因为本来就不是很严重啊,就是体温有点吓人而已。”阿苏卡倒是不甚在意,转而忍不住问道:“你的体温明明那么低,是怎么通过额头碰额头测温度的?”
“那有什么难的,对温度稍微敏感一定就行了吧。”叶泽说道:“不用温度计我也可以知道空气温度喔。”
“那现在多少度?”
“车内21摄氏度,车外12摄氏度。”
阿苏卡摸出手机,看了下温度,然后惊讶道:“真的诶!虽然不知道车内具体多少度,不过外面确实是12度。”
“嘁,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
……
当叶泽三人赶到宴会厅时,和式风格的室内,已经有八人身着朴素但精美的和服,分别跪坐在两边的榻榻米上,似乎正在讨论什么。
看到叶枫三人走进,那八人顿时眼神一亮,连忙起身迎接。
这八人中,叶泽一个都不认识,但对方却是认识叶泽。
“这位就是叶小少爷吧,久闻大名,今日一见顿觉惊为天人!”
中文说的不错,还挺文绉绉的。
叶泽轻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对方相当的客气恭敬,但这实属正常,毕竟是家里的红细胞,他们的一切都是自家给的。
不仅是对叶枫和叶泽恭敬,对阿苏卡那也是相当的客气,即使作为叶家红细胞,对于叶家很了解,更是明白眼前这个女人不可能成为叶泽的妻子,但这并不妨碍此刻的态度,毕竟未来是未来,现在是现在,现在她是叶泽的恋人,那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少主母一般的存在。
这些人阿苏卡还是能认出一些的,其中甚至有一个是在网上看到过的,瀛州顶级财团的董事长,其他人也都是在商界跺跺脚,就得发生大震荡的存在,叶泽可以对他们随意,阿苏卡却是有些拘谨。
無敵劍魂 小說
不管对方对自己如何客气,她还是很礼貌地回礼。
重生,庶女为妃 黯默
当然,这些人主要还是叶枫去应付,叶泽不认识他们,但叶枫却不会不认识。
双方各种寒暄之后,很快便邀请三人入座主位。
和式的宴会厅不大,甚至可以说得上只是一间大包厢的地步,可是里面的装潢不可谓不奢华,别的不说,光是那榻榻米前的案几,就是紫檀木打造,这也造就了屋内檀香弥漫的效果。
宴会厅里一共三张榻榻米,分别位于两边和最里面,那八人已经跪坐在了两边,最里面的位置自然是留给叶泽三人的。
按道理来说,应该叶枫坐中间的,但是因为阿苏卡在,率先进去的叶枫直接坐在了左侧边,将相邻的位置留给了叶泽和阿苏卡。
叶泽当仁不让地跪坐到中间,阿苏卡坐到他的右边。
不过没一会儿,叶泽便忍不住皱了皱眉,这踏马跪坐这种自虐的坐姿是踏马哪个睿智发明的?
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坐在主位上,作为叶家的代表出席,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的吗,即使坐的很不舒服,很不习惯,但还是要坚持一下的。
就在叶泽在犹豫要不要用风之带托一下身体时,叶枫已经和那八人热火朝天地谈论起来。
突然,其中一人的话语,将神游天外的叶泽拉了回来。
“哈哈,在下曾偶然听闻小幽小姐喜爱动物,近日在下偶然得到一只小白虎,想要赠给小幽小姐,希望叶小少爷能代为收下。”
说着,他拍拍手,旁边的屏风后面,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高大男人抱着一个精美的笼子走了出来,只不过那笼子还是粉色的,也就导致了明明是硬汉与老虎的硬朗画风,但却莫名喜感。
叶泽嘴角微微一抽,粉色的笼子,是因为要送给小幽?那你知不知道小幽最讨厌粉色啊……
想是这么想,但叶泽还是脸上挂起淡笑,对那人点头:“那我就代小幽谢过坂本先生的好意了。”
叶枫刚刚就是这么称呼这么对方的,就算自己在走神,但想来是不会听错的。
坂本立刻喜笑颜开,那西装男人将装着小白虎的笼子放到了叶枫的身边,然后恭敬地鞠躬告退。
叶枫饶有兴趣地将笼子打开,把小白虎抱了出来。
那在笼子里龇牙咧嘴,奶凶奶凶的小老虎,到了叶枫手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没了凶,只剩下奶了。
叶枫端详了一会,就将它抱给叶泽道:“想来小幽会喜欢这小家伙的。”
叶泽接过,与小老虎此刻写满“萌萌哒”意味的蓝色眼睛对视,过了会,将其放到一边,笑笑道:“我也挺喜欢的。”
一边的阿苏卡忍不住新奇,摊手想要摸摸小白虎,但刚刚在叶泽和叶枫手里只会卖萌的小东西,顿时恢复了百兽之王的霸气,龇牙咧嘴,一副阿苏卡敢伸手,它就敢咬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