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團寵奶包七歲半,王爺天天爬牆寵笔趣-第三百三十八章粘好燈籠閲讀

團寵奶包七歲半,王爺天天爬牆寵
小說推薦團寵奶包七歲半,王爺天天爬牆寵团宠奶包七岁半,王爷天天爬墙宠
“哦,看样子你对这个表哥还算满意呗?”云成岫发现二丫淡定地很,没有一点勉强的样子。
二丫想了想说道:“俺也不知道,反正姥姥、舅舅、妗妗对俺都挺好的,也不介意俺的饭量大,这就够了。”
傲嬌奇妃:王爺很搶手
云成岫刚想说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幸福的,转眼想到眼前的二丫才是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放到前世还没有小学毕业,正是无忧无虑玩耍的年纪,哪里懂得什么情情爱爱,在她心里也许大人们的宠爱更加重要些。
云成岫咽下了嘴里没说出的话,改口说道:“那就恭喜你喽。”
“唉,也没什么喜不喜的,胡乱凑一堆过日子罢了。”二丫忽然叹了口气说道。
听到这一句云成岫有些吃惊,难道二丫对她的表哥不满意吗?或者她表哥心有所属?
“这门亲事还有别的问题吗?”云成岫问道。
“也不是有问题,俺就是,就是,怎么说呢?”二丫苦恼地挠了挠头,“俺就是不明白为什么长大了就非要嫁人呢?待在家里守着娘亲不好吗?”
云成岫忍住笑意,轻拍了一下二丫说道:“你跟你娘说过你的想法吗?”
斩·赤红之瞳!
“说过啊。”
回首望乡愁
“她打你了没有?”
“呃,打了,在俺头上敲了个大包。”
说到这里二丫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有余悸,至今她还记得娘亲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就老实听你娘的安排吧,她总归不会害你,做什么都是为你好。”
盡千帆 小說
云成岫捋了捋二丫的衣襟说道:“以后那些傻话就莫要说了。”
其实云成岫的心里是赞同二丫的想法的,但是她只能在脑海里想想罢了,却不能说出来,因为那样会害了二丫,毕竟那种想法与这个社会的风俗格格不入。
撩倒撒旦冷殿下 晨光熹微
“俺知道了,以后不再说了。”二丫望着云成岫粲然一笑。
“哎呀,岫儿,你怎么说的跟俺娘一样呢?她也说俺说的是傻话。”二丫挠了挠头,“你比俺娘操的心还多。”
“又瞎说了。”云成岫拍了一下二丫的肩膀,“不说这个了,咱们一块来做个灯笼吧。”
“好啊,好啊,岫儿是看见别人家挂的灯笼好看吗?俺也是羡慕得很,想弄一个玩,可俺娘舍不得花钱买。”
二丫拍手赞成,她知道云成岫心灵手巧,做出来的灯笼一定比别人家挂的那些好看。
三个小姑娘分工合作,云成岫画了一张灯笼的分步制作图,陈清妍去柴房里找根竹子劈成细条,二丫照着图纸把写对联剩下的红纸裁成合适的样子,云成岫则去厨房里熬了些糨糊。
陈氏和刘大娘见她们忙忙碌碌的不知在干些什么,就一个劲笑话她们大过年的也不歇着,往后这一整年也不会消停了,保准是受累的一年。
三人把准备好的材料集中到一起,云成岫和陈清妍负责把劈开的竹条打磨光滑后绑在一起,做成一个扁圆的球状,二丫就在一边刷糨糊、粘红纸,不一会儿一个红彤彤的大灯笼就做好了。
云成岫设计灯笼时,在最上面留了一个圆形的洞口,方便往里放置蜡烛。
看了看剩下的材料,竹条倒是还有不少,可是糊灯笼用的红纸不多,只够做一个了。
云成岫就跟二丫说道:“咱们再做一个,一家一个吧。”
二丫当然没有意见,点点头说道:“嗯,一会做好了,咱们把灯笼都挂到大门口去。”
“挂到大门口呀,可一家只有一个也不好看吧,不如就挂到院子里吧,点上蜡烛就成了红彤彤的,睡觉的时候把它熄灭,省的把旁边的纸给烧着了,引起火灾,那样就麻烦大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妃常枕邊風 線上看-090 紅煙讀書

妃常枕邊風
小說推薦妃常枕邊風妃常枕边风
只是此等异症,并不是他一个在御医院循规蹈矩了一辈子的大夫,能诊治得了的。
失血过多,是他唯一的诊断结果。
七公主气得直咬牙。
果儿没找到,御医又诊断不出个所以然。
可寒食却似乎看得很开,没有去接御医递来的当归补血丸,而是挥手示意他离开。
“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七公主冷不丁道。
御医闻言生生打了个寒颤。他不明白一向胆小怯懦的七公主,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角色?
“饶……饶……”御医语不成句地恳求道。
“看不好病,罪不致死罢?”寒食笑了笑,他朝御医递了个眼色。
御医丢下一句“微臣不会乱说的”,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你……”七公主不甘心地追了两步,却被寒食一把拉住,气得直跺脚,“他要是走漏了风声,你和我都死无葬身之地!”
“今夜过后,便会天翻地覆……”寒食看向七公主,“你要不要同我一起出宫?”
惊动了一个人也是惊动。那就不在乎多惊动几个人了。
既然抛却这个顾虑,那他带走一个人还是犹有余力的。
宫卫主要是对巫越王的安全负责,其实并不能随意进入后宫。
因此只要掌握好换防的时间,便有空子可钻。
以往来去只走井中秘道,是为了万无一失。
甜蜜孽情
如今自己五内俱创,加之又带上一个七公主,寒食自然另作他想。
“同你一起……出宫?”七公主怔怔重复这句话,显然十分得犹豫。
“我敢向你保证,今夜之内,陛下无暇顾及清樨殿的事……”寒食摩拳擦掌,准备继续去完成长风先前交托给他的事,信心十足地看着七公主,“而今夜一过,你担心的麻烦,便不会再找上你。”
快乐历史
如果与天颂开战,谁还有空去管:清樨殿中曾出现过不明身份的男子呢?
“……全部都推到那位‘同平章事’的头上好了。”
七公主闻言,眼中一亮。
然而,就在此时,他看见临华殿的方向燃起了一缕红烟。
仅数息功夫,便消逝不见。
他知道,那是无生门独有的传讯手段。
难道……是长风!
临华殿是七王子的住处,而自己因故耽搁了良久,会不会致使事情发生了变故!
关于和姐姐一起玩的故事
还有,刚刚那个被七公主打昏的宫女松花说了……
之所以深夜以孔雀裘传来御医,是为了救方絮。
方絮,就是那个总也看他不顺眼,却深得长风宠幸的丫头。
怎么好端端地就用到了“救”字……
寒食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不安,心砰砰乱跳起来,仿佛就要大祸临头。
“你先回宫等着我……”见七公主摇头,寒食又提出了一议,“或者去越湖殿!”
他抬手如兄长般摸了摸七公主的头,“我还有事在身……办好了差事,你,你们才会无恙!”
七公主纵有千般不舍,万般不愿,却也只能轻轻点了点头。
望着对方即将离去的背影,她忽然又开口唤了一声。
“寒食。”
寒食步伐一顿,回头看着她。
“你会回来带我走的罢?”
七公主没注意先前那缕红烟,却无法忽视此时高悬天空的那轮血月。她一颗心先是骤然缩紧,继而空落落的。
“会。”
寒食吐出的那个字,令她那颗心终于又落到了实处。